Visible Collective的創始人潔西嘉•裡奇曼(Jessica Richman)探討了 instagram演算法 在無意中歧視胖子而帶來影響。(APAG)的副主席珍妮佛•奧爾博(Jennifer Allbaugh)說,instagram團隊的成員之一確實確認, instagram演算法 之中,可以檢測和標記「60%以上皮膚」的照片。

儘管該演算法的初衷是審查那些可能被認為不合適的圖片(過於裸露身體),尤其是對年輕或未成年的觀眾而言,但該演算法不成比例地影響了體型較大的instagram用戶。

 

instagram演算法的問題是什麼

假設一個身材較矮的女性穿了一件足以覆蓋了她40%皮膚的泳衣,而有另一個肥胖的女性也穿同樣的泳衣,由於體型較大,肥胖女性的身體可能將會露出更多皮膚的部位,這就導致instagram的演算法標記出圖像可能違反了規定,仲使它沒有什麼不妥的地方。而instagram可能也沒有打算這麼做,但他們最終因為這個結果,創造了一個歧視肥胖的演算法。

許多大公司都在應對和改善,在演算法中對種族和性別產生不利影響的事實,而體型龐大的人現在也在instagram上受到固有的歧視性演算法影響,每天都有好幾次(照片被審查列為違反規定)。

 

人們對於 instagram演算法 的恐懼

Carina卡麗娜•謝羅(Carina Shero)是一位大尺碼服裝的內衣模特,對instagram演算法的恐懼是,如果人們因此不能或不敢展現真實的自己,不能過自己想要的生活,或人們不能充分表達自己,這將是他不可接受的。我們要改變社會對肥胖者的看法。」

來自APAG的詹妮弗(Ruby)在回顧自己在使用instagram上的時光時提到,建議那些曾經覺得自己在instagram上不斷受到歧視的大尺碼人士應該繼續上訴。如果他們發現instagram依然沒有採取任何行動,他們應該把自己的資料送交到APAG的instagram歧視網站。APAG正在收集這些資訊,並將標記的用戶清單發送到instagram,以便他們瞭解這些帳戶並盡可能提供幫助。

Instagram的和員工們和APAG的成員彼此間很合作,對於相關的事項也很積極的處理,詹妮弗意識到instagram正面臨著一條充滿挑戰的道路,她也希望盡可能的能改善或創建正確且適合的 instagram演算法 ,讓所有人的身體都得到重視。如何面對這樣的問題?答案是合作而不是恐懼,愈多人提供的資訊回饋將越有幫助和建設性,這樣一來就越有機會幫助instagram能將更好的為大家服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