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在的很多比特幣信仰者們,都是因為投對了比特幣,通過財富的增值和別人的讚許,他因而相信比特幣能帶來幸福,形成信仰。

當你在區塊鏈裡待得夠久,可能在展望前路也會有如 dt 一樣的感嘆:“我感覺這輩子都在 dcr社區了。”

無需多言,支撐這項目價值的還是產品和應用等。項目方就像業務人員、佈道者就像市場人員、散戶則像投資者,這些角色在區塊鏈世界分佈式地存在於社區裡。其中,每一個人,都可以利用自己的力量建設區塊鏈。

正如早期的比特幣投資者,他們的職業生涯和個人利益已經與這個行業緊緊地綁定在一起。如今礦機、礦池、交易所等行業,無一不是早期佈道者們建造出來的。如果行業不隨之壯大,他們的財富也會縮水。

他們需要信仰,也必須信仰。

我們身份多元,有的是在建設,有的在宣傳,有的目前只是投機”,這也代表了眾多社區的情況。一位BSVer 認為,一個區塊鏈粉絲的出發點和行為各異,500人群裡有500張臉。

區塊鏈無需排斥投機者,但要珍惜信仰者和建設者,並把投機者轉化成建設者。

比特幣10 年大起大落依然有人不離不棄、ETH 跌去80% 仍有不少技術追隨者、BSV即便被詬病無數仍有鐵桿粉絲……

這些故事聽起來都極其動人,多少項目方希望自身也有這般強大的區塊鏈支撐。

區塊鏈,能建設生態、能接盤拉盤、能吸引交易所,可謂一個項目的必爭之地。但縱觀如此之多的項目,擁有強悍區塊鏈的寥寥可數。

那麼,這樣的一個項目要如何擁有“死忠粉”呢?

早期傳道者從0 到 1 地把區塊鏈拉起來。在這個過程中,還會不斷有認同該玩法的人主動加入:被幣價吸引而來的投機者、對項目認可的信仰者……

不少社區嫌棄投機者而偏愛信仰者,因為前者容易為利而來、為利而去。然而 500個人有 500 張臉,投機者和信仰者之間真的這麼涇渭分明麼?

歸根結底還得讓群裡人能賺到錢。

“死忠粉”們是因為信仰而獲利,還是因為獲利而信仰?

參與者中如果還沒一批死忠粉,說明還沒形成“共識”。

這種共識,大致可分為兩個方向,一種是純價格上漲的“拉盤共識”,另一種則夾帶了為項目成長做貢獻、同時從中分享項目發展紅利的共識。相應的,共識不同的社區調性也不同。當然,不少項目是兩種“共識”兼有。

 

BSV骷髏群是BSV中文社區的發源地,在人們的印像中就像其領導人CSW 一樣出格大膽,但另一面,人們不禁暗自稱道其社區熱情和粘性“雙高”的特質,普通社區難以比擬。

不少 KOL 將其稱為一種“宗教崇拜”,但從好的一面說,他們是一群更熱忱和執著的建設者。

從骷髏群的管理體制和討論內容大致可以看出,一個高配版的死忠群是怎樣的。

首先,聽說群中活躍者大部分以討論技術和應用居多;過於關注幣價者——踢。

骷髏群主將群中內容悉數導出到自建網站上,供更多社群內外的人觀摩學習。

一位還在上大三的 BSVer 表示,自己投資或是信仰 BSV,其實就是投人(指他相信 CSW),“他這個人對世界的理解特別深”。 “有一天如果沒了這個人,BSV 會變成什麼我不知道。他之於社區自然是決定性作用。”

還有追從願景的死忠粉。直言 BSV 志在成為世界貨幣的願景深深吸引著他。 “比特幣、BCH 的一些大佬是無政府主義者,想通過區塊鏈實現思想自由,走了暗幣的路線。這實際上是想歪了。全球還有50 億人有獲得便利支付的需求,這麼大個市場怎麼沒看到呢,所以BSV 走了光幣的路線,尋求符合政府監管的方式。”

 

有群友號召大家在國內擴大影響力,讓碼農工程師早點上車build BSV 生態,與此同時,數名群友提出區塊鏈應用落地的暢想,比如區塊鏈版抖音,主打版權保護、在生產內容的同時可用BSV 打賞。

總結起來,BSVer 鼓勵學習知識、建設生態,頗為反感純炒幣的投機者。

當然,LTC社區不是都想著“拉盤”,BSV社區也不乏投機者。

顯然,這兩社區都有不少死忠粉,令新興項目頗為艷羨。

區塊鏈如何建成:前期佈道者必不可少

區塊鏈並非一天能建成,“共識”也非一天可以達成。

為反哺貢獻者,為幣價而湧入的人必不可少;但要建成社區,最基礎還是要有建設者與佈道者。

區塊鏈需要一批原始佈道者,這類粉絲,重點不在量多,而在善於傳播。

 

區塊鏈幣圈的洪荒時代,比特幣共識最早也是如此形成的。當初的屠龍少年“吳忌寒”翻譯比特幣白皮書、暴走恭親王和幣信一批老員工,在社區裡不分晝夜的討論去中心化,一篇又一篇文章地討論奧地利經濟學,比特神教雛形開始形成。

如今,新項目的佈道者通常是熟悉幣圈的玩法和玩家心理,同時或有內容生產能力、社群運營經驗、幣圈“產業資源”中之一二。

只要你的項目理念新穎易懂、有代碼開發團隊保證項目持續運作,是有可能獲得早期傳道者自發推薦的。

 

和SalmonDealer 類似,Aladdin 亦從國外區塊鏈中接觸到AXE,並在兩個月內對其進行研究、與創始團隊進行溝通,至2 月份開始協助中國區塊鏈進行宣發,如和區塊鏈聯合舉辦AMA 等,並模仿萊特幣提出“達世金,斧子銀”的口號。宣傳矩陣搭建起來後,幣圈資深玩家也先後加入中文社群的運營隊伍。

7 月 26 日,AXE 經 Aladdin 成功在螞蟻礦池上線,面向更大礦工群體;4 日後,AXE 拉升至 18 元,相較 2 月翻了 13 倍。而 AXE 的市值,也從千名開外,升至 200 餘名的位置。

正如 Aladdin 所言,AXE 上線螞蟻礦池、價格上漲,都得益於“社區的蓬勃發展”。

在 7 月初爆拉 22 倍的 SERO,也被社區大V 驢把頭歸功於社區。 “SERO 一上 Gate,五六千人的粉絲就去大量購入,價格得以成倍往上拉。”

對於普通“死忠粉”來說,幣價上升後要么繼續加固信仰、要么出貨,而對社區大V 這種佈道者來說,幣價上漲後,承接新人進場的“推廣期”才剛剛開始。這時,Aladdin 們要在各個微信群和新成員中耐心地答疑解惑。

 

被價格吸引過來,為何而來就為何而去?

看到價格爆拉被吸引進來,則是未知曉此前篳路藍縷的新人了。

誠然,不少認真做事的項目並不太喜歡純粹的“投機者”。

前面提到在上個月爆紅的 SERO,不出一月就有人在做“仿盤”的打算。 Odaily星球日報曾見過一位,他直言“要做和 SERO 同樣類型的幣種,然後隔空 battle 一下,那麼他們社區那些晚到沒吃到肉的人就被我們洗過來了。”

儘管結果如何還未可知,但可以看出這位“仿盤”玩家對於 SERO 社區的“共識”表示懷疑。

一位公鏈開發者亦表示,“我也在SERO 群裡,氛圍看起來挺火的,但大家啥想法都提不出來。真正的社區參與,那麼多人中總有幾個能在探討中形成對未來方向的建設性想法的。”

為了什麼而來,就有可能為了什麼而走。因此,BSV社區並不歡迎純投機客,DCR社區亦是如此。

回看自己社區發展緩慢,“留出時間吸引高度認同項目的人,對於項目奠基是很好的一件事。投機者太快湧入可能會排斥那些有想法的貢獻者。這一點在DCR社區尤其明顯。因為DCR 的治理模型給予持幣用戶的權力太大了,每個持幣者都能投出自己看中的提案,這就考驗你的持幣群體怎樣了。自然是認知高的持幣者對項目進展有好處,投機和短視的不行。”

萊特幣也是個較依賴“社區”的項目。其創始人李啟威在萊特幣減半後袒露:“社區的強大要靠什麼?歸根結底是對一種幣的信仰。相信其將真正改變世界。”

“當所有人關心的都是價格時,項目就會變得脆弱,甚至會在熊市中崩潰。可以肯定的是,萊特幣社區中也有部分人只關心價格。但只有那些真正相信它的人才能讓社區變得強大。”

 

社區“共識”何以持續:

重要的還是讓大家賺到錢

雖然嘴上說著不喜歡投機者,但社區裡誰都希望幣價漲。

就像咪蒙們要靠流量支撐公號價值一樣,以社區和“死忠粉”支撐的幣價,也將反過來對擴大粉絲群“求賢若渴”。

為了這一點,Aladdin 們沒少給項目奔忙。表面上以宣發為主,其實還要在項目方、交易所上幣以及其它合作方之間周旋,努力為社區提供利好。 “比追星還努力,賺的是辛苦錢。”

拋開這些看起來冗雜重複的宣傳工作,Aladdin 道出社區的核心其實是——帶著大家掙錢。

“很多社區拉是能拉起來的,但怎麼保持粘性呢?那就是讓所有人都能賺到錢。”

無論是“拉盤社區”、還是“價值社區”,“讓所有人都能賺到錢”無疑都是其存在要義之一。

即便是上述提到的早期傳道者,也是“投資者”。不過他們將自己定位於價值投資者,百倍幣“挖掘機”,尋求更高回報。有點像“幣圈VC”。

對於Aladdin 這樣致力於早期佈道的社區大V 也一樣,Aladdin 表示,自己的賺錢之道遵循低吸高拋策略,不同在於自己會比大部分人更早進場,也可以說能賺得更多,同時也擔著大力佈道的任務和幣價不振的風險。

對於區塊鏈項目來說,社區是其生命力所在。目前,區塊鏈項目還走不出“早期投資者佈道——新進者進入——價格上漲——早期投資者獲益”這樣的圈子。